【人物专访】帕克:是时候说再见了 GDP组合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2019-06-12 16:16:40 Theundefeated {{info|html}} {{advert|html}}

坐标圣安东尼奥——我们今天的主角托尼-帕克面带微笑着坐在阿拉莫城的一间酒店套房中,他看起来很平静,在NBA征战了18个赛季后,今天帕克在圣安东尼奥宣布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时间和所在都再合适不外了。2001年,这个出生在比利时布鲁日的法国少年带着梦想来到了美国。光阴似箭,昔日的青涩少年如今已经生长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

“我要退休了,我决定不再打篮球了。”帕克平静地说道,语气听不到一丝波涛。

帕克在2001年的NBA选秀大会中被圣安东尼奥马刺在28顺位选中,其时他说自己想在这个联盟打上20个赛季,虽然最终并未到达这个数字,但这位未来的篮球名人堂成员在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时已经满身荣誉。

帕克与邓肯和吉诺比利组成了体育史上最伟大的三人组之一,在主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的领导下,他们一起为圣安东尼奥带回了四座总冠军奖杯,帕克也在2007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来自欧洲的总决赛MVP。

帕克职业生涯六次入选全明星,打了1254场角逐,场均获得15.5分5.6次助攻和2.7个篮板。在生涯的前17年他都效力于马刺,今年他去到马刺前助教詹姆斯-博雷戈执教的黄蜂渡过了自己在联盟的最后一个赛季。2019年3月17日,黄蜂以75比93负于热火,帕克替补登场17分钟拿下了11分,这11分成为了他在NBA这座绚丽舞台上的最后一舞。

“许多差异因素的结合让我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帕克说道:“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不再是已往的那个托尼-帕克了,不能再为追逐总冠军而战了,所以我就不想再打篮球了。”

帕克计划在退役后在圣安东尼奥常住,这座都市已经成为了他的家。每年他会抽出一部门时间前往法国,在那里有两支他的球队——法国职业篮球俱乐部Asvel的男女篮,在退役后帕克将以总裁的身份治理这两支球队。今年晚些时候,他还计划在自己的家乡法国里昂开办托尼-帕克-拉普兰特学院(Tony Parker at Academy),这将会是一间国际学校。

以下是帕克退役采访的全文。(Q:为记者提问)

Q:什么时候你意识到自己不再是曾经的托尼-帕克了?

帕克:“这个赛季对我来说很是纷歧样,我在夏洛特待得很开心。但我在马刺打了17年,待在夏洛特的感受是完全差异的。我知道时代变了,但我一直是个很是怀旧的人。圣安东尼奥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我的家乡,离开那里对我做出退役决定有一定影响。在本赛季结束,我思考了一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刻了。我的生活中有许多美好的工具,我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我有可爱的孩子,我认为是时候多和他们待上一会了。”

Q:有没有哪场角逐或者某个瞬间,让你开始想是时候(退役)了?

帕克:赛季结束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是时候离开了。

Q:你是如何让自己平静下来的?

帕克:“说起来很有趣,我身边的朋友、我的家人都一直在对我说‘再打一年,继续再打一年’,他们似乎比我本人更无法接受我即将退役的这个决定。我本人其实一直都很平静,因为我早就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我接下去有许多事要做,我在法国有两支球队,今年九月我开办的学校就要开学了。我一直在计划,所以当我说出自己要退役时感受真的很平静。”

“当这一刻到来时,我决定把舞台让给年轻人们。篮球是年轻人的运动。对我来说,我如此平静的主要原因是我知道自己是到了要开始一段崭新人生的时刻了。”

Q:我记得几年前,我采访你时,你还很坚定的告诉我要打20个赛季,为什么改变了主意?

帕克:“虽然,我想打20个赛季,其实我现在仍然确信自己还能继续打下去。这个赛季我在黄蜂打得还不错,我在夏洛特渡过了美好的一年。我的康健状况很好,但我现在已经找不到坚持下去,继续打满20个赛季的理由了。

Q:在黄蜂打球和在马刺时有什么差异?

帕克:“我在马刺打了17年,从我加盟马刺的那一刻开始,我一直知道我们每年都有时机去赢得总冠军,这已经让我的思维养成了一种定式。所以当我换了一支球队,我突然发现这支队伍完全没有时机赢得总冠军,你明白这种落差吗?纵然我在夏洛特确实过得很愉快,我的队友、球队都对我很不错。但最终——我打篮球就是为了赢,我们在法国国家队一支在努力争夺金牌,在马刺则一直实验去赢下总冠军。”

“如果我不再能为了总冠军而战了,那我为什么还要继续打篮球呢?这就是我在黄蜂时突然感受到的,也是和在马刺打球时最大的差异,我的职业生涯一直在为最高荣誉拼搏,现在我的精神注意力和角逐动力都已经不足了,我一直想要赢得些什么,当不再有时机时,我就丧失了动力。”

Q:德克-诺维茨基和韦德在即将结束他们辉煌的职业时,用一个离别赛季来接受了球迷的祝福并向球迷作别。你是否也希望自己有一个离别赛季呢?

帕克:“不,我一点也不想。很有趣,我的兄弟之前也问了我这个问题‘你不想像德克或者韦德那样来个离别季吗?’我的回覆是‘不,因为我身上现在穿得不是马刺的球衣。’所以对我而言,这完全没有意义。韦德穿着热火球衣完成了退役巡演,诺维茨基身着独行侠球衣打完了最后一场角逐,这让他们的有了一个很不错的生涯结尾。但我现在纷歧样,我现在是黄蜂的一员,所以我认为自己不需要离别赛季。当我的球衣在马刺退役或者入选名人堂时,我碰面劈面地向各人说再见的。”

Q:回首一下你的职业生涯,你现在有何感想?

帕克:“我感应自己很幸运,能够在如此精彩的球队效力,我一路遇见的队友和教练们都是最棒的。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特此外时刻,回望我的生涯,真的很有趣。在夏洛特的一年,让我更清楚地意识到我在马刺的岁月十分、十分特别。我们队友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我们都是很是好的朋友,经常会待在一起,例如两天前我还和邓肯另有吉诺比利一起打了网球。我们在一起时谈判起已往的旧时光,那些日子真的太特别了。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了10几个年头,我们是联盟历史上获告捷利和季后赛胜场最多的三人组,所有这些纪录都市让我们为各人所铭记。”

Q:邓肯和吉诺比利的退役是否对你的决定发生了影响?

帕克:“几多会一些影响,但其实当他们刚宣布退役时,我照旧坚持认为自己会在马刺打上20个赛季。在我和邓肯、吉诺比利攀谈后,我做出了退役的决定。我其时想‘好吧,我准备好了。这两个老伙计都退役了,一切都差异了。’”

Q:当你见告邓肯、吉诺比利你决定退役时,他们说了什么?

帕克:“他们问我,‘你确定吗?’我回覆他们,‘是的,我很肯定。’他们说,‘如果你确定自己要退下来,伙计,我们为你感应由衷地兴奋。我们曾在一起渡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现在已经等不及要在网球场上干掉你了,我们想和你有更多的时间一起相处。’”

Q:所以你是在打网球时告诉他们的?

帕克:“不,我是在吃午饭时和他们说的。我们先在电话上聊了聊,厥后在打网球时我又向他们正式宣布了这个决定。”

Q:你觉得人们会如何铭记你们三人?

帕克:“我们会永远被作为一个整体而被人们所记着。我们三人来自三个完全差异的配景,然后走到了一起。先是邓肯退役了球衣,然后是马努,看到马努球衣退役时,我的情绪真的很激动,很兴奋能和他们俩一起战斗了那么久,能相互分享如此多美好的瞬间。从一开始,我们三人就是个一个组合,在离别时我们也会在一起。这将会是我们留给各人的回忆,从始至终,我们三个都在一起。”

Q:你有想过自己退役球衣时的景象吗?有想过到时局面会如何么?

帕克:“不,我没有,说真的,我完全没想过,我难以想象到时会怎么样,这将是我们三人组最后一次在球场上一起泛起,所以我希望那个夜晚可以成为一次特此外影象。”

Q:你告诉波波维奇了吗?

帕克:“是的,我告诉他了。我去造访了他,然后劈面告诉了他。”

Q:波波维奇听说后没计划把你交易回马刺吗?

帕克笑着说:“没有,没有,没有。”

Q:当你告诉黄蜂老板,篮球传奇人物乔丹时,他的反映如何?你们的对话是怎么样的?

帕克:“我和他的攀谈很愉快。他对我的决定体现理解。实际上,每小我私家都为我的决定感应兴奋。当我告诉詹姆斯-博雷戈教练时,他只是为我感应兴奋,因为他们都认为我的职业生涯已经足够圆满了,我取得了不少荣誉,整个生涯也都很康健。我问乔丹‘你支持我的决定吗?’他回覆我‘虽然,我为你感应兴奋。’我自己也很兴奋能决定离开,而且我知道离开后我将不会在对角逐有太多眷恋,我已经在这个联盟中渡过了一些最好的日子。”

Q: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

帕克:“我的康健情况很棒,我可以很轻松地再打上两年,绝对没问题。我身体的感受很好,就算已经不太再适合打主力了,但我打替补一定没问题。詹姆斯-博雷戈很好地控制了我的进场时间,我完全可以在他手下轻松地再干上两年。但就像我前面说的,我不想只为了打球而打球。我打篮球从来不是为了钱,也不是因为好玩,我只想赢。”

Q:你退役后的生活会是怎么的?

帕克:“我要忙起来了,我在法国的女子篮球队刚刚赢得了联赛冠军,所以我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去和女人们为球队的第一个冠军而庆祝。我希望我的男队可以打进决赛。我的球队在里昂,那是法国的第二多数会。2014年我买下了这家俱乐部,这是我目前最大的事业。我们明年将会加入欧洲联赛。”

“然后,我的学院在九月份就要开学了。那将是一所国际学校,我建设这间学校是为了回馈我的祖国,回馈法国的年轻一代。我对这个项目的开办感应很是兴奋。”

Q:这所学校是一所篮球学校吗?

帕克:“不,任何人都可以入学。”

Q:你在法国有那么多事要做,所以你要离开美国吗?

帕克:“不,我会住在圣安东尼奥,我们都在圣安东尼奥。这已经成为了我永远的家,我会在这座都市常住,接下去会以出差的方式回法国。”

Q:圣安东尼奥这座都市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帕克:“家,我19岁时来到这里,这座都市拥抱了我。这里的每小我私家都待我如亲人,我就是这座都市的孩子。对我来说,圣安东尼奥永远都是我的家。”

Q:圣安东尼奥的球迷如何?

帕克:“这儿的球迷永远会给我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我仍然记得今年1月14号,我代表黄蜂回来这角逐。圣城的球迷在那场角逐中绝不惜惜的给我送上了欢呼和掌声,他们给予我的爱多到难以置信。我想下次见他们会是在我球衣退役仪式,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见他们了。我总是说马刺的球迷是NBA最好的一群球迷,我们在他们的支持下拿到了四次总冠军,我永远不会忘记。”

Q:现在追念起来,比起去夏洛特,你是否更希望能在去年和马刺续约?

帕克:“不,我很兴奋自己去了夏洛特,这是一次很棒的经历。我在那遇见了一些很棒的人,我十分谢谢乔丹能给我时机在黄蜂打球,也很是谢谢黄蜂的总经理米奇-库普切克和詹姆斯-博雷戈教练。在黄蜂的一年是一段很是很是美好的时光,那里的每小我私家都棒极了。所以,我一点也不忏悔,因为其时我真的很想打球,我想找个地方证明自己还能打。我在黄蜂渡过了一个美好的赛季,而且我很康健,所以我一点也不忏悔。而且,有趣的是,我感受夏洛特的球迷甚至比马刺球迷更爱我。”

Q:在NBA,有色人种做老板或治理球队的并不多。某一天,你是否会回到联盟,找个球队做总裁或者总经理之类的职位?

帕克:“是的,这是我的梦想之一。但我现在专注于我在法国的俱乐部Asvel,而且一切确实都很顺利。我们正在建设一座新的体育馆,明年我的球队将加入欧洲联赛。欧洲的篮球联赛正在飞速生长。但我最终的目标是有一天能回到NBA,成为一支球队的所有者。我已经和许多人谈过这件事,但现在还早,我要先把Asvel打造成型,然后再期待一个时机。”

Q:成为球队老板的感受如何?

帕克:“哦,天,我爱死这种感受了。我不只喜欢打篮球,一直以来对商业也很有兴趣。如何吸引球迷走进球场,如何与媒体相助,如作甚球迷提供更好的观赛体验都是很是有趣的课题。”

“我也喜欢做球探,寻找掘客年轻人,我队中的后卫西奥-马莱登(Theo Maledon)很是精彩,会在明年的选秀中进入前十。他正在不停进步,我喜欢看着自己发现的年轻人生长。我正在全球寻找好苗子,我相信在未来我能找到并培养许多优秀的球员。”

Q:回首已往,你从选秀第28顺位起步,然后拿到了四届总冠军。你在加入联盟时有想过能到达这种成就吗?你原先对自己职业生涯的预期是怎么样的?

帕克:“我的职业生涯完全就像一场梦境,甚至逾越了梦境。当我刚来联盟时,我在想‘如果我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后卫,成为一名优秀的替补,就已经很棒了’。对于能加入NBA,我真的感应很兴奋,我一开始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一名首发球员,更别提成为NBA中最年轻的控卫,或是成为首位来自欧洲的总决赛MVP了。真的,我做梦都没想到能获得如今的结果。”

Q:你在NBA取得的乐成对于法国和欧洲的篮球有什么影响?

帕克:“不光是我,诺维茨基和保罗-加索尔都是欧洲篮球在NBA的开拓者。我们在联盟中打出了名头,随后越来越多的国际球员加入了,现在联盟中有80多位国际球员,12名法国球员。所以,我一直认为自己就是法国篮球的大使。”

Q:你能给我们讲讲你已往的生活吗?在各人的印象中你出生优越,因为你的父亲曾经是职业篮球运发动。

帕克:“人们都不知道,我小时候一无所有。我的生长是一段艰难的旅程,我想正是童年的经历磨砺出了我性格,并给了我前进的动力。因为我想让自己的家庭拥有更好的生活,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我的父亲对我的要求也很严格,他看出我有天赋,也看出我想乐成。所以他一直在推动我。”

Q:你小时候经历过最难的事是什么?

帕克:“冰箱里没吃的。因为你没定时付账单,突然会有人抵家里来把电视搬走。这些事永远都市留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不行能忘记,让我告诉自己不要再让这些发生在我和我家人的身上。”

Q:篮球生涯中最美好的影象是?最遗憾的事是?

帕克:“最美好的影象?我想说是四次总冠军,虽然另有和法国国家队一起获得的金牌。我们在2013年的篮球欧锦赛上为法国篮球带回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块金牌。”

“最遗憾,最失望的回忆。我想说是2013年对阵热火的第六场角逐。然后是国家队,2005年我们输给了希腊,在角逐还剩40秒时我们还领先着7分,但最终照旧输了。原来05年我就能拿到第一枚金牌,可我错过了。这两场球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凄惨的两次败仗。”

Q:能谈谈输给热火后的感受吗?

帕克:“痛苦极了,难以言喻的痛苦。幸亏2014我们又杀进了总决赛,然后赢了,也算是弥补了不少遗憾。这次背靠背的总决赛让我们找回了信心,在第二年就对去年的对手完成复仇的感受很不错。而且那年的总决赛我们打得很棒,基本上可以说是打垮了他们。”

Q:你认为马刺的王朝对外人有什么启示?

帕克:“不要自私,团队第一,然后不要被金钱所束缚。这些工具造就了属于马刺的王朝。”

Q:现在,你最想念的是?

帕克:“获胜,胜利的感受,这种感受永远不会让人感应厌倦。之所以在我的女队获得冠军时,我会体现得如此兴奋,是因为我再次找回了赢球、拿冠军的感受。身为一名球员拿冠军的感受棒极了。当我成为一名球队老板,看着自己的球队夺冠同样让我兴奋异常。女人们在夺冠后的笑脸会让我永生难忘,这种影象是无价的。胜利的感受永远都人感应如此陶醉。”

Q:现在你退役了,你计划做什么?

帕克:“我有许多几何想做的事。但首先,我要去滑雪,我退役后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要去滑雪。”

Q:去法国阿尔卑斯山滑吗?

帕克:“是的,就去阿尔卑斯山,就去那滑雪。”

会见结束了,希望我们的法国跑车能在阿尔卑斯山玩得愉快,然后希望他能早日再次回到联盟,以差异的身份继续对于胜利的追求。

原文:Macr J.Spears

编译:最佳第十五人

人物专访

天下足球最新帖子

+更多

篮球公园最新帖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