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过正式国际角逐的华裔球员,能否征战国足?

2019-06-12 11:29:48 微博 {{info|html}} {{advert|html}}

无极荣耀6月12日讯 德转治理员朱艺长文解析,以被国际足联叫停的入籍印尼的荷兰球员瓦利安为例,由于侯永永、布朗宁、萧初曾出战过青年国际正式赛事,如果他们要为国足效力,需满足相关国籍证明要求;此外,高拉特、埃尔克森、费尔南多归化后可以为国足征战。

朱艺深度长文如下——

从瓦利安的例子来看加入过正式国际角逐的华裔球员

前几天,有球迷想让我说一说入籍印尼的荷兰球员瓦利安,后被国际足联叫停的情况。于是我花了一些时间,在网络上搜索,并通过一些渠道收集到了关于他的案例的大量资料。这是一个典型的乐成入籍印尼但却无法代表国家队进场的血统球员的失败案例,可以用于许多华裔球员或者非华裔球员的参考。在这里整理介绍如下:

埃兹拉·瓦利安(Ezra Walian)是一名荷兰/印尼的混血球员。他的印尼血统来自他的父亲——格伦·阿图尔·瓦利安(Glenn Arthur Walian)。而格伦的怙恃,也就是埃兹拉的祖怙恃,是一对来自印尼的基督徒匹俦——祖父鲁道夫·阿尔伯特·瓦利安(Rudolf Albert Walian,出生于1932年1月25日,爪哇岛马格朗)和祖母约翰娜·玛丁娜·科内利斯(Johanna Martina Cornelisz,出生于1936年12月9日,苏门答腊岛萨瓦洛伦托)。祖怙恃身世都是来自当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影响的势力规模内,受到深厚的荷兰历史渊源和文化传统影响,因此都有着基督教徒和荷兰人的姓名。1961年11月5日,鲁道夫和约翰娜的儿子——也就是格伦在印尼的雅加达出生了。随后,瓦利安一家移民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1968年5月9日,这个印尼人家庭获得了荷兰政府的正式批文,全部入籍荷兰。格伦厥后娶了荷兰人琳达·博斯(Linda Bos)为妻,1997年10月22日,他们恋爱的结晶埃兹拉·瓦利何在阿姆斯特丹出生了。埃兹拉10岁加入了哈勒姆少年队学习足球,一年后成为AZ阿尔克马尔的青训学员,2012年他被选入知名的阿贾克斯青年学院继续深造。在青训期间,他陆续被荷兰各级青少年国家队相中,在代表荷兰U17国家队时,他在2013年10月19日对阵圣马力诺的欧青赛预选赛角逐中独中五元。他在2016年成为了阿贾克斯预备队的球员。

自从2014年起,在瓦利安回国省亲时,他的身世被印度尼西亚体育部了解到,于是印尼就开始谋划让他入籍成为印尼球员,以便于未来为印尼国家队效力,瓦利安也在差异场所对印尼足协的召唤做出了积极的响应。经过多年努力,2017年3月20日,印尼政府正式为他发表了印尼公民身份确认函,这意味着他正式成为一名印尼公民。就在第二天,他就完成了他的印尼国家队首秀——印尼主教练路易斯·米利亚在一场和缅甸队的友谊赛下半场时派上了瓦利安。

2017年8月,第29届东南亚运动会在吉隆坡举办,时年19岁的瓦利安被征召入印尼队的20人台甫单,出征该项赛事的男足角逐。东南亚运动会由东南亚运联合会主办,男足赛事只允许U23球员加入,印尼派出U23国家队出战,不外带队的主帅仍然是印尼成年国家队的主教练路易斯·米利亚。在这届赛事上19岁的瓦利安进场4次,打进1球,最终印尼获得男足铜牌。

在2019年初,印尼足协将瓦利安报名到了2020年U23亚洲杯预选赛的台甫单中,这意味着印尼足协要首次向亚足联提交瓦利安能够代表印尼U23队进场的相关质料。在质料审核中,亚足联发现了问题。众所周知,要想转换所代表的协会代表队,不管是国家队照旧U23,都必须切合国际足联章程中关于转换协会的相关条款。其中第8条明确写明:

“如果一个球员拥有多个国籍,或者获得了一个新的国籍,或者所获国籍旗下拥有多协会代表队,他最多可以申请一次改变代表协会球队加入国际角逐的时机, 这需要满足以下条件:

1. 他没有代表原协会加入过国际A级正式角逐,而且在他为原协会加入第一场国际正式角逐之时,他已经获得了新协会所在地的国籍;

2. 他不能代表新协会加入此前代表原协会加入过的国际正式赛事。”

这即是印尼足协的失误之处,他们看了之前的关于三代以内出生地(即我们俗称的“祖母规则”)方面的内容,但却忽视了最要害的第8条。其实涉及到“祖母规则”也就是三代血统论的内容,国际足联的前提写的很是明确,一是第6条“拥有多国籍”的情况,二是第7条“从未代表原籍加入国际正式角逐”的情况。也就是说,先是荷兰人、后入印尼籍,而且为荷兰进场过国际正式角逐的瓦利安,尽管拥有三代以内的印尼血统,但其实并不切合国际足联“祖母划定”里的这两个前提。

于是在收到了亚足联的相关翰札后,国际足联指出,印尼足协必须证明,瓦利何在为荷兰进场第一场正式角逐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印尼国籍。这即是第8条所划定的。

在印尼足协提供的初始质料里,有荷兰足协出具的进场纪录证明,在这上面,荷兰足协证明,瓦利安没有为荷兰进场过任何国际A级赛,但是为荷兰青少年国家队有过进场。翰札列明了荷兰足协数据库里瓦利安加入的12场荷兰各级青年国家队角逐,其中荷兰U15国家队进场4场,均为友谊赛;荷兰U16国家队进场6场,均为友谊赛性质的杯赛;荷兰U17国家队两场,均为U17欧青赛的预选赛。

由于各年龄段欧青赛及其预选赛均是国际足联认定的正式赛事,因此这即是瓦利安已有的荷兰队国际正式赛事的纪录。而第一场就正是上文提到的,2013年10月19日独中五元的那场和圣马力诺的角逐。造化弄人,瓦利安当年一战成名的角逐,成为了他代表印尼队最大的障碍。国际足联要求印尼足协必须拿出这场角逐之时,也就是2013年10月19日的时间节点,他已经获得了印尼国籍的证明。

而在印尼足协提供的相关国籍身份文件里,印尼政府下发的印尼公民身份确认函批文的时间是2017年3月20日,他的护照日期则是2017年3月24日,身份证上的领取日期则是2017年6月20日,没有一个日期在2013年10月19日之前。

于是2019年3月20日,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FIFA PSC)致函印尼足协,中止了瓦利安为印尼各级球队进场的资格。

在这个案例里,我们看到了国际足联对于第8条的具体应用。中国不认可双重国籍,因此实际上很难有球员在代表其他协会进场时,就拿到了中国身份证。但要注意,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对于国籍的认定,是法定赋予的国籍,而非公民身份。就好比一其中国怙恃生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婴儿并没有身份证,但中国国籍法赋予了他与生俱来的中国国籍。这点我在之前的微博里也介绍过,也就是说,对于已经进场过国际正式角逐的华裔球员,如果要想代表中国队进场,实际上只要从原籍国家、以及中国国籍法的角度能够完美证明在要害时间节点拥有中国国籍即可。和中国一样,2006年印尼国籍规则定,印尼公民不得持有双重国籍。所以瓦利何在这方面也难以自证父亲在1968年就入籍荷兰的情况下,自己能拥有与生俱来的印尼国籍。关于要害时间节点所拥有的国籍认定认定,国际足联接纳的是自证的方式,也就是由相关的足协自己来提供相应的官方质料,只要证据确凿,PSC就可以同意你转换协会。虽然了,如果提供假证,结果也是十分严重的,文莱足协就因入籍球员身份文件造假,被国际足联和亚足联全球禁赛。

在现阶段已经入籍和即将入籍的球员中,有不少球员都和瓦利安一样,拥有了非A级的国际正式角逐,也就是青年正式赛事的进场纪录。

并非第一个入籍的李可(Nico Yennaris),之所以能最优先、最没障碍的获批转换国籍,也就是因为他没有这方面的进场纪录。

第一个入籍的华裔球员侯永永(John Hou Saeter),2014年10月就已经代表挪威U17国家队进场了U17欧青赛的预选赛,这个赛事和瓦利安加入的赛事是一模一样的。

正在治理入籍的英格兰球员布朗宁(Tyias Browning),欧足联官网明确确认他的首场国际正式角逐纪录为2013年5月24日欧足联U19锦标赛(精英预选赛)代表英格兰1-1战平格鲁吉亚。

正在治理入籍的罗伯托·萧初(Roberto Siucho),2015年1月就跳级入选了秘鲁U20国家队,进场了由南美足联主办的2015南美U20锦标赛,这也是国际足联认可的国际正式赛事。他厥后还在2017年1月再度进场了这一赛事。

已经治理了容缺注册的萧高进(Javen Siu),由于并没有任何其他协会国字号的进场纪录,因此可能是又一个最容易进入中国各级国足的人选。

另一个治理容缺注册的葡萄牙/佛得角人德尔加多(Pedro Delgado),他也已经在2014年代表葡萄牙进场了U17欧青赛的预选赛和正赛。2015年-2016年间,他又代表葡萄牙进场了U19欧青赛的预选赛,然后又在2016年7月加入了这届赛事的正赛。2017年,他加入了U20世青赛的角逐。2017-2018年又进场了U21欧青赛的预选赛。拥有如此多的正式角逐纪录,因此他也是需要去证明他切合第8条划定的。不外,由于他并没有任何华裔血统,因此实际上从执法上他也难以去自证在幼时就有“与生俱来的”中国国籍。这便堵死了为各级国足效力的可能性。

以此类推,关于那些听说中准备归化的外援,也只有在无代表原籍进场国际正式角逐纪录的前提下,才气有时机披上中国国家队的战袍。因此高拉特、埃尔克森、费尔南多这样的球员是可以的,而特谢拉这样的球员是不行以的。

虽然了,入籍和代表国家队是两回事,中国足协并未果真宣称目前的归化政策是为“扩大国家队选材面,提高国家队水平”的,而是为了“富厚联赛文化,加速建设世界一流联赛”。因此,目前的政策,实际上可以支持入籍球员只为俱乐部效力,而不为国家队效力的,相当于为俱乐部减免外援名额。也就是说,理论上,保利尼奥、奥古斯托、奥斯卡、胡尔克、特谢拉、哈姆西克等等这些即便已经为自己国家进场过A级正式赛事的大牌球星,只要愿意放弃自己的现有国籍和国脚身份,也能通过入籍成为中超球队的内援。

这些球员即便不能代表国足进场角逐,他们也可以凭据亚冠联赛的规程划定,在获得中国国籍满五年后,在亚冠联赛以中国球员的身份进场角逐。一个比力明显的例子是曾在国际米兰效力过的智利国脚路易斯·希梅内斯(Luis Jiménez),就因为获得了巴勒斯坦国籍,曾代表多支阿联酋、卡塔尔俱乐部在亚冠联赛以巴勒斯坦籍亚外身份进场角逐。

天下足球最新帖子

+更多

篮球公园最新帖子

+更多